首页 > 市场体系建设处 >他山之石

轻信不疑

来源:英国《金融时报》中文网专栏作家 何帆 处室:市场体系建设处 发布日期:2014-03-11 今日/总浏览量:1/22
字体
复制全文 复制成功

    想象一下,假如你还是一个在非洲的大草原上终日游荡的原始人。这一天,你一个人走过一片高可齐腰的草丛。突然,草丛深处传来一阵窸窸碎碎的声音。你一下子警觉起来:是什么?会不会是一条致命的响尾蛇?会不会是一只潜伏的狮子?就在这时,一股冷风袭来,更让你皮肤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。仿佛一下子预感到了什么,你不再犹豫,掉头就跑----跑得还真快。

其实,草丛里只是一只兔子。

这让你觉得非常懊悔。到手的一顿美餐没有了。用统计学的术语来说,你犯的是第一类型错误(Type 1 error)。你相信了本来没有的事物。

再细想一下,你其实也不必懊恼。万一草丛中真的是毒蛇或猛兽呢?如果你没有赶紧跑掉,而是若无其事地继续往前走,说不定你会犯另一个的错误:响尾蛇会狠狠地咬你一口;狮子会把你当成它的早餐吃掉。用统计学的术语来说,这叫做第二类型错误(Type 2 error),也就是说,你拒绝相信本来是有的事物。我们可以很清楚地看出哪种错误的代价更大。轻信的代价是失去了一顿美味的早餐;不信的代价是变成了狮子的早餐。

几十万年,甚至几百万年来进化的结果是,我们本能地倾向于轻信。这也难怪,我们都是那些轻信的原始人的后代。那些不信的原始人呢?对不起,他们都被吃掉了。

生存的本能,迫使我们去努力寻找事物之间的内在联系。如果找不到这种联系,我们就会觉得坐卧不安。当我们能够把看似错落杂乱的珠子用一条线串起来之后,我们才会感到如释重负。但我们找到的是真理还是假象呢?这并不重要。重要的是心安。此心安处,便是真理。

自从启蒙时代,我们慢慢地相信,每一个人都是理性的个体,我们懂得学习,能够思辨。我们会什么会相信那些我们相信的东西呢?那是因为我们认真地思考,千锤百炼、去伪存真、经过缜密的论证得出了结论。其实,恰恰相反,由于我们本能地喜欢轻信,容易犯第一类型的错误,大多数情况下,我们是先相信,再论证。

斯坦福大学的心理学家David Rosenhan有一篇经典文章:《论在疯狂的世界里保持冷静》(On Being sane in Insane Places)。Rosenhan教授和他的朋友们假装自己有幻听,到精神病院里求诊。除了声称自己听到了异乎寻常的声音,这些人的言谈举止都非常正常。他们分别去了美国东海岸和西海岸的五个州的十几家精神病院。结果是他们都被诊断为精神分裂症,马上被关了进去。一旦医生相信这些人是精神病,他们的所有举止在医生的眼里都变成了变态行为。这些假的精神病人在医院里做笔记,写下他们的所见所闻。负责治疗的医生见了,跟实习医生说:“看看,看看,这就是典型的强迫症”。有趣的是,反而是那些真正的精神病人,马上感觉到这些人是假的。他们偷偷地凑过去问:“你是记者吗?来自政府的卧底?你是研究人员?”这不明摆的吗,哪里有精神病人会认认真真地坐在那里记笔记。

Rosenhan教授的研究结果当然让精神病医生们很不爽。Rosenhan教授说,OK,好吧,我们再试一次。在接下来三个月,我会再送一批人到你们医院,这里面有真有假,看看你们能否甄别出来。结果呢?在送过去的139名病人中,有40多名被认为是假的。事实的真相是,他们全都是货真价实的精神病人。这就是信的力量。人只愿意相信自己已经相信的东西。

你或者会认为,一个人容易迷信和盲信,是因为他或她不懂科学,这也不完全正确。科学包括两个部分,一个部分是科学知识,一个部分是科学方法。懂得科学知识的多少,和一个人迷信不迷信,几乎毫无关系。你在化学领域可能是个百事通,但这毫不妨碍你会沉湎于占星术。能够让我们更加理智的是科学方法,即要重视证据,尤其是反例,要反复地做可重复的实验,要知道一切知识都有它适用的范围,一切定理都有其推导的前提假设,一切理论最终都是要被证伪的。但即使接受了严格的科学研究方法训练,你仍然时刻要警惕,那颗经过万年修炼,善于迷信和盲信的蠢动的心。跟我们想象的恰恰相反,聪明人不是不会迷信,聪明人迷信起来更固执。因为他们聪明,所以更能为自己的信仰找到证据和理由,为自己的信仰辩护起来会更振振有词,如滔滔江水、绵绵不绝。

举个比较显而易见的例子吧。人们总是喜欢相信阴谋论。这个世界上当然有阴谋,但阴谋和阴谋论是两种完全不同的事情。以美国遭受的9.11恐怖袭击为例,这是本.拉登策划的一个阴谋。但在阴谋论者看来,事情远没有这么简单,9.11是小布什和一小撮美国权贵阶层,为了建立统治世界的新秩序,密谋策划的。本.拉登什么的,不过是个幌子。这么奇怪的理论,推销起来却异乎寻常地容易。很多人马上会相信:哦,原来如此。我早就觉得哪里不对头!

为什么阴谋论这么容易深入人心呢?从心理学的角度来说,这是因为人们总是觉得世界上的事物是相互联系的,而且凡事必有其因,尤其是大的历史性事件,必然会有一个重大的原因。如果你告诉人们,历史中充满了偶然性,没有什么必然的规律,稍微拐个弯,历史很可能就会走上一条完全不同的发展道路,这会让大多数人感到非常难以接受。人们受不了认知上的不确定性。还是阴谋论听起来更有说服力。一般来说,越是当突发性的危机事件出现的时候,人们越容易相信阴谋论;当一个人对自己的命运越是感到把握不定的时候,他或她就越容易相信有一股强大的外部力量左右着这个世界。你可能松了一口气。因为你恰恰是一个藐视阴谋论的人。你相信科学,从不谈论怪力乱神;你崇尚自由,相信人有能力决定自己的命运;你反对各种强权,相信人们能够相互合作,自发地形成有序的社会;你性格开放,喜欢尝试新的事物,对所谓的异端总是持非常宽容的态度。你觉得自己才是理性的化身。其实,你为什么会有这种信仰,在很大程度上也不是自己选择的结果。你的基因、家庭、师友、同事,你的种族、文化传统、个人的生活经历,在潜移默化中决定了你可能持何种世界观。

相信光到底是一种波,还是一种粒子,是一种“信仰”,而相信到底是政府干预好,还是自由放任好,是另一种“信仰”。人们的政治立场和社会观念,并非完全是靠理性的论证得到的,相反,人们经常是先有了“信仰”,再去寻找支持自己的“信仰”的证据。不知道你有没有注意到,人们为了更加坚定自己的观念,往往会和志同道合的人混在一起,而且只接受自己阵营的媒体的宣传。这是因为,如果发现这个世界和自己的观念并不一致,会让人感到无比地痛苦。多少人想自杀的心都有了。但如果你真的诚实,你应该承认,人们做不到完全地理性,就连你自己的思想,也是被很多无形的因素预先设定的。你并不是那个自我想象中特立独行的孤胆英雄,你跟无数个别人一样,正在偏见和无知的泥沼中挣扎。 

    始则轻信,渐至相信,继而坚信,终至迷信。这就是我们的认知模式。了解到这一点,并没有什么需要羞耻的,更不必由羞成怒。人非完人,我们并不是绝对正确的理性人。所有能够帮助我们认识到自己的无知,能够让我们感到谦卑的学问,一定都是好学问。

字体
复制全文 复制成功
山东商务网版权与免责声明:

1、凡本站及其子站注明“文章类型:原创”的所有作品,其版权属于山东国际商务网及其子站所有。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时必须注明:“文章来源:山东国际商务网”。
2、凡本站及其子站注明“文章类型:转载”、“文章类型:编译”、“文章类型:摘编”的所有作品,均转载、编译或摘编自其它媒体,转载、编译或摘编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站及其子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时必须保留本站注明的文章来源,并自负法律责任。